碧海青天夜夜心

2017-10-12

 王凯莉是个很洋气的名字,可恰恰相反,名字的主人却是个很有中国古典美
的女孩。一米七一的身高,水灵的大眼睛,小巧精緻的瓜子脸,丰满而坚挺的胸
部,加上均匀修长的美腿,对任何男人都是个致命诱惑。

  这是个懒洋洋的早上,凯莉才起床不久,心不在焉的喝着刚煮好的咖啡。她
一脸倦容,这一年多来,那怪异的梦一直让她睡得不安稳。

  『还好下午可见到张医师。』她嘴角不觉的泛起甜思思的微笑。就在她不断
胡思乱想时,电话铃声把她从幻想空间猛然拉回现实去。

  「早安,凯莉!还在懒床么?」兰兰的娇柔、慵懒的声音由话筒的另一端传
来。

  「刚起床。你怎的也起得那么早?」

  「人家想你嘛!」

  「你就是嘴甜。」凯莉被这句话肉麻得不成了,但还是很感动,兰兰真是她
的好姊妹,她一直都很关心她哩。

  「对了,你今天约了那心理医生吗?之后有空么?」

  「嗯,我下午会见张医师,之后我找你吃晚饭好么?」

  「好,你到时找我,不过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张医师?我还真好奇是
个怎么样的男人能让我们王大美女那么着迷。」

  「唔……真的没有啦,他……就是个很亲切和令人信任的人。」凯莉被这问
题弄得有点不知所措,面上一热,「嗯……我不和你说了。」

  「好吧,现在就放过你。记得晚上找我喔。」

  「好,那我先挂了,我还要写点稿了,不然我的经理人又得唠叨我了。」凯
莉在网上写爱情故事,薄有名气,也出版了十来本畅销小说。

  和兰兰结束通话后,凯莉打起精神,边喝着咖啡,边码字。今天她的灵感不
错,思潮不断,不觉工作了多个小时,再抬头看桌上的小时钟,原来已差不多要
出门了。

  但凯莉还是花了好一点时间,精手地配搭服饰,她左思右想,终於挑了一套
黑色的裸背短裙,可充分表现她的线条和美腿。无可否认,她对张医师很有好感。
她对着镜子转了几圏,走着起猫步,摆出几个天桥模特儿的标准姿势,左顾右盼
了好一会,终於露出满意的笑容,才踏出家门。

  半个多小时后,她终於把车子开到一条老街的后巷,再徒步走往大街走去。

  因为迟了点,她有点心急,快步向前跑,终於走进一个狭小的大厦入口。

  张医师的诊所是在老区的一所老旧大厦里,走廊照明不是很好,暗淡灯光加
上灰黑、剥落的墙身,气氛有点阴森。凯莉在电梯内很不自在,电梯很慢,好像
过了很久,才挣扎到了十三楼。

  她深深吸了口气,又一口气跑过长长的走廊,急急走进其中一个单位。正好,
一个中等身高的中年人给她开门。他有点胖,长相很平凡,甚至有点丑,但基本
上和在街上经常可碰到路人没有什么分别,也即是所谓的大众脸。

  「张医师你好!对不起我迟到了。」凯莉对他露出甜美的笑容。

  「没关系的。来,凯莉,快到我办公室的椅子躺下来再谈。」中年胖子偷偷
瞄了凯莉低胸装露出来的丰满乳房几眼,暗暗嚥下了口水,把他的肥手轻轻搭在
她的纤腰,让她先进前面的大房间,其间鬼鬼祟祟的把手下滑至她的挠臀上。

  凯莉却好像浑然不觉,慢慢走进房间,走到长沙发椅旁停下,陷入深思。

  「张医师,我又造那个恶梦了,不过这次梦比之前长一些。」她一边说一边
慢慢躺下。

  「我记得很清楚,那个你不断造的梦。你告诉我,你在梦里偷了一个盒子…
…」

  「嗯,跟着保安便追出来了,他们放了几头猛妖追赶我。而通常就在我跑着
跑,最后脱力倒下时,就会梦醒。」

  「那么这次的梦又有什么不同?」

  「在我倒下后,那些恶妖向我扑来,我急忙打开那盒子……」她脸上突然露
出非常恐惧的表情,彷彿看到很可怕的东西。

  「然后呢?」张医师柔和的声音安抚了凯莉,把她拉回现实去。

  「然后我就立刻把内里的黑色小石子吞了下去。」她再露出很痛苦的样子,
「然后……然后我的身子就突然炸开了……粉身碎骨……」她忍不住啜泣起来。

  「凯莉,别怕!一切有我。」张医师连忙由座椅走了过来,温柔的抱住凯莉,
「来,我们继续之前的催眠治疗吧。」

  凯莉已不记得何时失去意识,但迷糊间,她好像被压着,一个巨大而突出、
但柔软、温暖而肉肉的球体压在她坚挺的小腹上,跟着好像有根小小的东西伸进
她小穴内来回进出,可她可能太疲惫了,所以还是睡得很香。

  「八、九、十……好,你的眼睛可以慢慢张开,你已完全清醒过来了啦……

  心境愉快、轻松。「这是凯莉恢复知觉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张医师的声音永
远是那么的温柔和令人安心。

  『怎么我的小丁是湿湿的,一定是刚才那个绮梦,真的太羞人了。』虽然一
点尴尬,可凯莉在离开诊所时还是不忘对张医师甜甜一笑,不知怎的,他真的越
发可爱了!

  她从诊所走出来时已是黄昏,可张医师还有好几个病人要看哩。「这些天都
睡的不大好哩。」,湿透的小丁让她有点不舒服。她拖着疲倦的身躯等着电梯,
突然觉得身后有点凉意,好像有个黑影!她急忙转身,可身后暗黑的走廊却是空
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她暗暗舒了口气,再转身面向电梯,可电梯却还是迟迟没到,就在这时忽然
有一把很尖锐、刺耳,可同时却是若有若无的声音再在她身后响起。

  那声音让她毛骨悚然,她不敢再转身,只好稍稍把头一偏,偷偷的向后一望,
可身后的景象却让她全身的血液在迅间凝固起来!

  在闪烁、昏黄的灯光下,只见一个老婆婆慢慢地从走廊的另一端飘过来:她
的脚是完全离地的!

  『这不是真的……这只是幻觉!』可身后阵阵的阴风让凯莉无法欺骗自己,
她拼命地狂按电梯按钮,无奈这种旧式升降机也真的很太缓慢了,一直徘徊在低
层迟迟不肯上来。

  凯莉偷偷的再向后看,竟然见到老婆婆已离她很近,已不到几个身位了,她
可以清楚的看那愤怒的面容,而她那深深的皱纹,就像她现在皮肤下无数的小蚯
蚓般,疯狂的抽搐、跳跃,那狰狞的笑容让她不寒而悚!

  她再次狂按电梯按钮,奈何电梯门还是紧紧的闭着。就在此时,她的裸背忽
地感到一阵阴凉,让她汗毛竖了起来,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她慌忙掉头后望,赫
然见到老婆婆满佈血丝的眼睛,她们相距已不足一个身位了!

  这发生的一切已到达凯莉心脏能承受的极限,她高声尖叫,立即拔腿狂奔。

  凯莉也不记得跑了多少级楼梯了,浑身已被汗水沾湿,裸背的汗水不觉渗透
全身着,夹杂着鹹鹹腥腥的女性贺尔蒙,让任何雄性疯狂的那种。

  她不敢回头,怕见到那老婆婆恐怖的眼神就正在她身后。可她在下层楼梯的
转角不得不停下来,因为她见到一个很可怕的景象:一个无头人拖着一只无比巨
大、怪兽般的妖兽!

  凯莉的血液在瞬间凝结了,全身僵硬。她很想逃跑,可她的腿却像被钉在地
下无法移动。

  她咬咬牙,扭头向后一望,幸好,刚才紧追着她的恐怖老婆婆已不知去向。

  她稍稍松了口气,但这时一把沙哑的声音突然由楼梯下方传来。

  「美女,你有没有见过我主人的头?」

  凯莉艰难的回过头来,发觉和她说话的竟然是那头妖兽,而不知怎的,她又
居然听得懂牠的话。

  「我……我……我不知道。」她低下头避开牠的目光,却无意间望到巨兽的
下体。

  妖兽的阳物很大,红红的满佈青筋,足有二十八厘米以上,和成人片里一些
黑人的差不多大少,可牠体形却足有一个成年人两倍以上。看来,兰兰早前给她
看的那套岛国成人片子多半是造假的了,普通小妖那话儿应该不可能那么大吧?

  凯莉盯着牠那阳物,虽然很惊慌,她硬是无法把她的视线移开,同时她感到
她有点湿湿的。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快告诉我,我主人的头在那?」巨妖的愤怒的吼叫
又将她拉回现实。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凯莉颤声地回答。

  「我不信!美女,你是不是把它藏起来?看来我不好好的教训你,你是不会
说真话的了。」说着那妖兽便一把将她扑倒在地上,就像发情似的撩起她裙子,
把牠的肥舌硬往她小穴方向里钻。

  牠一把用口将凯莉的白色小丁字裤和她穿着的连身裙一并猛力扯开,撕破,
她粉嫩的花径入口突然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巨兽的眼前,粉红色的阴唇却早已沾满
滴滴晶莹的花蜜。

  牠不客气的马上把牠的长嘴凑近她的小穴,肥厚舌头疯狂的舔她小穴上的花
蜜,粗糙的舌苔在俏臀和股沟间游走,咕噜……咕嘟……

  这是个格格不入同时又淫靡无比的场景:只见一个美女跪趴在地上,她粉臀
上挠,紧咬着嘴唇,秀眉紧蹙,几乎默不作声的让巨妖给她舔穴。寂静的梯间,
就只剩下吸啜声,和清晰而急速的女性呼吸声。

  巨妖疯狂的由她小穴吞食她的女性精华,嗅着强烈的雌性荷尔蒙,终於不受
控制地发情了。牠把头凑近凯莉的头部,用尖锐的牙齿轻轻的咬住她粉颈,好像
让她不要反抗般。

  凯莉惊吓得无法移动身躯,眼前隐隐发黑,可又忽然感到巨妖硕大的肉棒抵
住她的小穴口,她猛然惊醒了,巨大的龟头,跟着巨大的妖根慢慢的挤开她的阴
唇,一点点的闯进她的体内……

  『这不是真的!不可能……一定是个梦……』可身后猛烈的撞击不容得她继
续自欺欺人。

  随着妖兽的猛烈抽插,牠肉棒根部那毛绒绒、湿湿滑滑,沾满了汗水和淫液
的肉球不断刺激她的花径入口,让那小肉芽慢慢的变大、变硬。她浑身潮红,不
住发出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娇吟。

  妖兽毛茸茸的身体不断的磨擦着她娇嫩的肉背,让她痒痒的。在这闷热的后
楼梯间,巨妖腥臭、湿热的口水不断的滴到她的玉背上,那粘粘的感觉让她有点
发晕,可又无比的兴奋。随着牠急速的抽插,她小穴全湿了,有节奏地抽搐、收
缩,紧紧的箍着妖兽的巨根。『呜……真的太羞人了……』

  突然,牠阳具根部的火热的肉球连同牠的妖根,在牠的抽插间完全没入她的
体内。

  她用力握着发白的拳头,紧紧的咬住嘴唇,只是低低的悲鸣,决不让自己再
发出任何呻吟声来。她那白皙的乳房随着身后的撞击猛烈地前后上下地摆动,本
来粉红色的乳头和乳晕也因充血而变成深红、肿胀了几乎一倍多。

  巨妖在凯莉的身后不断的抽插、撞击,抽插、撞击。猛烈的沖击力差点把她
由跪爬的姿势撞的倒下来。

  大妖兽在她的小穴疯狂的进出,牠阳具根部的肉球变的越来越大了,牢牢的
卡在她阴道口内,让她觉得胀胀酸酸的,说不出的难受。牠发情了,锋利的爪子
深深的剌入她背部的嫩肉,留下很大很深的伤口。她感到剧痛,可这强烈的痛楚
却竟然让她感到极端的快感,淫水由她花径不断汩汩流出。

  「唔……噢……嗯……嗯……噢……」阴道被巨大的妖鞭磨擦着,以及充实
的快感也同时让她忍不住发出低沉的娇吟,淫水不受控的由她的小穴不住流出,
沾湿了她的美臀和股沟,在这暗黑的楼梯中像清泉般闪闪发光。

  凯莉眼神散涣,嘴角不由自住的流下一串串的涎沬,乌黑光洁的长发像瀑布
般狂野地飞扬。随着巨妖在身后猛烈的撞击,牠鸡巴疯狂地抽插她的小穴,她的
穴口跟阴道再次失控的剧烈地抽搐,「噢……嗯……嗯……噢」

  她感到大妖兽的阳具越发涨大了,阴道完全被火热湿滑的肉柱填满了,龟头
已顶到子宫口了,妖根巨蟒似的用力往她体内深处钻去她下体涨的难受,就好像
会爆开似的。她的羞耻感已渐渐地被肉体上的快感取代,淫水随着她发情不住的
由她花径分泌出来,她的低吟也变作高声的呻吟。

  随着她的娇吟,妖兽好像受到鼓励一般,抽插得越来越快了……

  突然,巨妖仰天嗷叫,猛力把那话儿由她花径拔出,再用力往前一撞,硕大
无比的大肉棒根全根连同肉球再猛然没入她的体内,接着一股股火热,强而有力
的精液像一支支的小水箭的射向她的阴道壁和子宫颈,充满活力的精子同时快速
的往内游去,竞争让这美女受孕的权利。

  不知怎的,凯莉觉得这海量的妖精最终会让她怀孕,可是她会怀上什么样的
孽种?她不敢再想下去……

  受精持续地进行中,就像一个庄严神圣的仪式,一个横跨物种的婚礼。

  那畜生一直趴在她的玉背上,牠的重量渐渐让她吃不消,她本能想地用力挣
扎,希望脱身。可牠那肉球涨的实在太大了,她只感到小穴剧痛,像要被撕裂般,
却根本拔不出来,无法从牠的下体分开。

  她持续感到巨兽的阴茎在她体内收缩、膨涨,收缩、膨涨,火热的妖精无情
的冲击着她里面的嫩肉,让她忍不住再发出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呻吟。要命的是妖
鞭的中间原来有条软骨,这刺痛了她,但同时受精的快感又使她眼神迷离。

  不知过了多久,她体内的妖根和大肉球终於收缩、变小,慢慢滑她的阴道,
伴随大量浑浊黏稠、黄白色的液体由她小穴缓缓流出。

  凯莉忽然觉得压在她背上的重量完全消失了,她强忍着浑身酸痛,缓缓回头
望向身后,那巨妖和无头人竟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又发觉身上的衣物还是完好的,没有任何破损,背上的伤口和血水也消失
了。

  虽然她的小穴还是很湿,但这似乎只是她泌分的淫液,而在她小穴口和股沟
上的妖精居然也消失了。刚才发生的一切难到是个梦?!

  可地上破烂、湿透的小丁字裤又是怎么回事?凯莉不敢多留,匆忙整理好衣
服,跑下楼,再驶车直奔好友兰兰的家。

  凯莉一见到兰兰,便一股脑儿她把刚发生的事告诉了兰兰。「呜……」想记
那些恐惧和耻辱,她边说边哭,犹有余悸。

  「别怕,有我在。」兰兰轻轻的拍着凯莉的肩膀,「……有听说过母体失灵,
即glitchinthematrix这个说法么?」兰兰是个可爱的小女生,
有着白哲的皮肤,和她的姓氏一样,她大大的圆眼睛有点兴奋地一闪一闪的眨动。

  「呜……没有耶……可和那套叫TheMatrix的电影系列有关?」凯
莉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下来。

  「你真聪明!在那电影里,人类是生活於一个虚拟空间,是由一种更高智慧
的生物设计的,人类其实就是一组思想跟记忆,存活於电脑世界里,只是数据而
已,很可能连肉身也没有。」兰兰一脸凝重的回答,「而母体失灵就是这虚拟空
间的数据和程式出错,所以你才会见到些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也就是说,那巨妖根本就不存在。」兰兰一口气说完,才停下来喝茶。

  「母体失灵……你的意思是我们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凯莉眼睛瞪得老大,
有点不大相信。

  「再不然你就是见鬼了……早叫你不要再去那个张天那破诊所了,他所在的
那幢大厦真是怪阴森的!」

  「那我该怎么办?我会不会被那些东西给缠上了?」

  「我也不知道……嗯,对了,给你介绍一个人。」

  「是捉鬼的茅山道士么?」

  「不是,她姓何,大美女,是个天才科学家,这是她地址……」

  告别了兰兰,凯莉便立即驱车往那地方去。

  『兰兰说让我去见这个何小姐。她是谁?她可能帮的上忙么?』一个多小时
后凯莉站在郊外一栋奇特的大楼外面,整座建筑物好像都是用金属建造的,而且
全部三层楼层居然没有一个窗子。

  她走近那个厚重的金属大门,突然感到地上很大的重力,双脚被吸住了,完
全不能动弹。她有点惊慌,不知如何是好。

  「你找谁?」一把声音就在这时由金属门的上方传来,原来那里有个对讲机。

  「我姓王,是白小姐介绍我来的,她说和何小姐约好了。」凯莉回答,这地
方似曾相识,却又不知怎的让她浑身不自在。

  「进来吧。」

  金属门忽然打开了,她忽然又可以移动身体了,她暗暗舒了口气,立即走了
进去。

  凯莉刚进门就见到一个和她差不多高的机械人,样子和真人几乎一般!她就
像个长的颇清秀少女,只是身体是半透明的,不知是什么物料所造?

  『原来刚才和我说话的是她!』

  她呆呆的看着合金关节和器官在机械少女体内活动,这场景真是说不出的诡
异。

  在她错愕间,少女对她说,「这边走,请。」

  她跟着女机械人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再拐了佪弯,只见远处一个年轻少女
正和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交谈。

  她隐约听见那男子说,「……二小姐……那……母兽……」

  「……怎么……保安……让这事……再次发生……」

  只见那女子柳眉倒竖,而因为她又走了些,终於可以看清楚她的样子:竟是
个大美女!看来比她还高,皮肤吹弹可破同时白里透红,腿比她长,身材也比她
棒,颜值……凯莉不得不承认,基本就是完胜。可她表情却是高冷的,是个冰美
人。

  「行,我先看看报告吧。」美女见到凯莉就打住了,她接过将男子手上一个
公文夹,跟着招手让着凯莉跟她走。

  「小姐,夫人和老爷让我告诉你明晚记得回家吃饭。」男子在她们身后大声
呼喊。

  「嗯,我知道了。」美女回头对他说。

  她们向走廊另一端的一个房间走去。才刚踏入门内,美女就急急的走到一座
控制台上,再按下几个按钮。很快,上面的萤幕便显示出一些图表和一头妖的即
时录像。那就是他们刚才所说的那头雌妖么?只见牠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虽然被
绑在床上,还是死命的挣扎。

  只见美女继续仔细的研究那些图表,过了好一会,才长长的舒了口气,「还
好,不会内爆……」

  「你在家里排第二吗?」凯莉趁美女从控制台上抬起头时和她说话。

  「不,我是独生女,为什么问这个?」美女侧头想了一想,轻笑说,「你误
会了,我叫何二,但不是排行第二。」

  凯莉怔怔的望着她,看得痴了,大美女的轻笑,虽然眼神还是一贯的冷漠,
但对同性居然也有着无比的诱惑。

  「我父亲和我外祖母本来是对恋人,可他们因误会分开了。」何二感慨的接
下去,「人间的一切事,可能都是冥冥中註定的,后来我外祖母不在了,他有缘
遇上我母亲……何二这个二字,就是用以纪念他这两段刻骨铭心的情缘。」

  「对不起,扯远了,你不是有事情想和我讨论?」

  凯莉连忙把在后楼梯发生的事,和兰兰的解释一并告诉何二。

  「母体失灵……」何二失笑,「菲兰的故事编的不错!」何二轻笑,「当然,
这说法也并非完全没可能。不过人类透过五官可以见到的世界其实很有限,动物
这方面比人类强多了,比如说蛇和蚊子就可看到红外线。不过通过仪器我们也可
观测到其他的空间,也是一般人所说的灵界吧。」

  何二边说边低头看手上的两份报告,秀眉紧紧蹙在一起,喃喃自语,好像在
说,「……不可逆转,和先前小黄妖情况一样,那该怎么辨?」

  凯莉趁这空档偷偷的看了看监视器,只见那雌妖痛苦的嚎叫,慢慢地,她的
私处竟然长出一个小小的,像手指似的器官。

  『难道……?!』

  「别发呆了。一头妖有什么好看?她就是偷吃了一些天外殒石碎片,而这种
殒石可引发巨大、不可知的基因异变……」,她见到凯莉一面疑惑,就解释了一
句,「来,想不想见见菲兰?」

  『兰兰……她怎的也在这里?』

  「忘了对你说,真高兴你回来!」何二忽然笑了,眼睛弯弯的,透着无限妩
媚,冰美人终於融化了。

  听到这话,凯莉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双腿脱力,一下子失了平衡,跌坐在地
上。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